叶夫人和叶琉璃也不敢怠慢,当即就行动了起来。www.maoyeshu.com

    他们......也都从叶南天口中得知了陈天放遭遇“天字追杀令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今孟小轩的恳求,虽然没明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但也能推测出这场生死杀机,开始彻底爆发了!

    “小轩姐,恩恩放学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叶琉璃一边安排安保团队进行防护,一边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恩还在幼儿园呢,这几天都是烛龙哥负责接送早出晚归的,连我们都很少和孩子碰面!”孟小轩说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叶琉璃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她俏脸骤然大变:“这个臭大叔,恩恩这么重要的事,他自己遇到了事了,恩恩在幼儿园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语出。

    孟小轩、叶老太爷和叶夫人全都惊愣住了。

    是啊!

    陈天放现在生死危机,那作为他女儿的......陈恩恩呢?

    等三人回过神的时候。

    叶琉璃已经消失在屋内。www.yunmo.me

    随即,外边车库里响起法拉利引擎的爆吼轰鸣声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正值晚高峰,马路上川流不息,车辆挤满了每一条车道,大排长龙。

    陈天放坐在出租车内,神色肃穆的看着车窗外,时刻保持着警惕。

    奔驰车爆炸后,他并没有在现场逗留,通知烛龙后,便快速地奔逃到了马路上,拦下了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那位狙击枪杀手到现在都没有动静,显然是成功甩掉了。

    不过陈天放也不敢放松警惕,那位杀手可能会追上来,而暗中还指不定有多少双眼睛在窥伺着呢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是赶往幼儿园。

    他通知烛龙,也是让烛龙尽快赶往幼儿园。

    “但愿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陈天放抬手揉了揉鼻子,眉眼低垂:“但愿也不要受伤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川流不息的车流中,黑色gtr也被堵在了马路上。

    “天兆哥哥,过了前边那个路口,就是陈恩恩的幼儿园了。”

    叶琉璃抬手指了指前方拥堵的车辆。

    自从她和陈天兆合作后,几乎就充当起了陈天兆的眼线。

    这几天踩点陈恩恩的幼儿园,也大多都是她在进行,陈天兆一直都是躲藏着,就算和她一起,也一直都是将车停在路边,人坐在车里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陈天兆到底在惧怕什么,但既然是合作关系,充当眼线和工具人的职能,她拿钱办事也不敢有丝毫怠慢。

    “陈天放啊陈天放......就今晚这局面,你觉得你还有余力保护你女儿吗?”

    陈天兆嘴角勾勒起一抹阴戾的笑容,右手修长的手指指尖轻轻地敲击着方向盘:“现在你都自顾不暇了,你女儿留在幼儿园里,岂不是砧板上的鱼肉,拿捏住了她,届时你就算从那些杀手手里逃脱了,还能逃得过你女儿这一劫吗?”

    接连两次的试探,已经让他几乎快摸清陈天放每天接送女儿上下学的细节流程。

    而今晚的这次杀手对陈天放的刺杀,对陈天兆而言,简直是天赐良机。

    他谋划事情,向来都是走一步看三步,着手调查陈恩恩上下学如此,暗中给陈天放咖啡下毒离间陈天放和林兆业,同样如此!

    甚至现在这局面,陈天兆自忖都无需他出手,连违背陈家铁律的风险都不用承担。

    只要成功抓住了陈恩恩,他就有无数种办法,让陈天放变成砧板上的鱼肉,暴露在“天字追杀令”的那些杀手眼中。

    然后他只需要像一个旁观者,从旁欣赏着陈天放到底是怎么死在杀手手中的!

    “天邪,陈天放怎么算计死你的,哥今晚就怎么算计死他!”

    陈天兆眼眸眯成了一条缝,寒光凛冽:“以牙还牙,血债血偿!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