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里,苏倾城的声音带着哭腔,甚至有些颤抖,透出惊恐。www.lanran.me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陈东一下子急了,连忙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啊,你放开我……嘟嘟嘟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电话里却传来苏倾城惊恐的叫声,电话就被挂断了,传来一阵急促的忙音。

    唰~

    陈东心里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,心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苏倾城恐怕出事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东心里瞬间有了决断,转身就打算走,但是转身的那一刻,却感觉自己的手被拉住了,转头看去,只见南佳熙盯着他,“东哥,不要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熙,我现在有点急事需要去处理,回头再跟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陈东焦急道,刚才苏倾城的电话里听到的情况很不妙,苏倾城显然遇到了危险,而且电话挂断的时候,他隐约听到了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陈东的解释,南佳熙还想说什么,但是陈东已经挣脱,直接冲了出去,飞快的消失在了电影院里。

    看着陈东离去的身影,南佳熙的目光渐渐暗淡,搁在半空中的手也瞬间变得无力起来,嘴角泛起一抹苦涩,想起陈东冲出去时候的焦急模样,喃喃自语,“她不是跟你没关系么,原来,你一直都在骗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间,南佳熙的心里一阵刺痛,刚才,她分明看到陈东的手机上显示着苏倾城的名字。

    重要的事情,指的就是去找她么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的心里越发的痛了,让她忍不住伸手抓着,可即便抓着,依旧感觉那边传来一阵阵的刺痛,就像是被人用刀子扎了进去,鲜血淋漓。www.xinhua.me

    “东哥,东哥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,她的脑袋里传来一阵眩晕感,浑身发冷,无尽的黑暗似乎从四周袭来,让她有种坠入深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想要伸手去抓,但是却发现自己怎么努力,却依旧在深渊中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她眼前一黑,双手本能的抱头,发出刺耳的尖叫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酒吧门口,一辆房车之上,王龙慢悠悠的点上一根雪茄吸了一口气,烟味顿时呛的他剧烈咳嗽起来,身子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旁的老者满脸担忧的递过来一块手帕,王龙将手帕拿着捂住嘴,剧烈的咳嗽着,好半晌方才将手帕放下,一抹刺眼的红色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那是,血!

    “少爷,您的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脸色骤变,刚要说话,却被王龙伸出手阻止。

    “我的情况我知道,你不必多说。”

    王龙深吸了一口气,又一次吸了一口烟,虚眯着眼,慢悠悠的吐出一个烟圈,好似很享受一般。

    “放心,这小小的烟,还不至于要了我的命,我王龙的命,就算是这贼老天都要不了。”

    王龙喃喃自语,说到最后,眼底陡然迸发出一道凌厉的精芒,“我王龙的命,只有我自己能够决定,谁也取不走!”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一旁的老者眼底掠过一丝无奈,要知道当初的王龙,可是帝都赫赫有名的天才啊,不仅仅是心智,就连那可怕的修炼天赋,也是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可是奈何成年之际,却突然爆发了一种怪病,差点身死,而在那之后,王龙也彻底与修炼无缘了,不但体弱多病,甚至经常咳血,寻遍名医,也只是勉强保住王龙的性命。

    就算是国外最顶尖的科技,都无法寻找出王龙的病根,最后还是一位国手出面,才发现王龙竟然是万中无一的天生阳脉,天生的修炼奇才,修炼的速度可以达到寻常人的好几倍,只可惜,要想修炼天生阳脉,必须得有配套的功法,而王龙显然没有。

    虽然王龙依旧可以爆发出惊人的天赋,但是却也会让体内的阳气聚集,最终爆发,摧毁经脉,彻底沦为废物,甚至是丧命,而王龙显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。

    最后,那位国手行针封住了王龙体内的阳气,可以保他十年寿命,而在这十年之内,只有三种方法可以救他,第一,那就是找到匹配天生阳脉的功法,从根本上解决阳气逆乱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这天生阳脉本就万中无一,修炼天生阳脉的功法又岂是路边的大白菜?想要找到,根本就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第二,那就是找到传说中的古丹天寒丹,这种丹药充斥着寒气,可以遏制阳脉,达到阴阳平衡的地步。

    与修炼功法一样,古丹天寒丹也是传说中的丹药,何其珍贵,要知道真正炼丹不是普通的药丸可以相比的,要炼制出真正的丹药,至少也得拥有宗师修为,以气融丹才行。

    宗师修为,那可是战神级别的强者啊,这等强者,平日里见一次都难,想要邀请出手,更是难上加难,他们王家虽然家大业大,但想要邀请战神强者出手也不是简单的事情,更何况,战神强者……又有几个会炼丹的?

    整个华夏,他所知道的,也唯有一人而已!

    至于第三种,那就是找到与天生阳脉相匹配的天生阴脉,与天生阴脉的女子双修,方可达到阴阳调和的地步,只不过这个条件也有一个限制,那就是必须要等到对方的阴气被激发才行。

    如今,已经过去八年了,再过两年,王龙体内的阳气再得不到解决,恐怕就算是国手出马,也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“少爷,天生阴脉的事情已经在办了,这次召集了全国的选秀,尽可能的为您找到天生阴脉。”

    老者恭敬地说道,但是眼底却也掠过一丝无奈,毕竟天生阴脉何其稀有,就算有,恐怕也早已经因为阴气爆发而死了。

    “嗯,这件事暂且不说,现在最重要的,是第十子的事情,若是拿下第十子的位置,或许,也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王龙眼底迸发出一道精芒,他来到云省,正是为了扩展自己的势力,帮助自己夺下第十子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第十子么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一怔,喃喃自语,随即嘴角泛起一抹苦笑,第十子,那可是整个帝都所有青年俊杰都在争夺的一个位置啊,若是以前,王龙尚有优势,可是现在……

    谈何容易!

    “来了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王龙眉毛一掀,嘴角掀起一抹弧度,目光所及,一道身影飞快的冲进了酒吧。

    那人,正是陈东!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