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帮一个人治病。www.roucui.me”

    余薇诧异地看向他,沉默片刻后,“抱歉,我已经不再行医。”

    宴廷嵩看向窗外,“余先生把毕生所学都教给了你,你不过是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举手之劳?按照宴廷嵩的身份地位,他能给的一定是全球最顶尖的医疗条件,他来找她?对方的情况肯定十分不乐观。

    余薇冷静道:“我无能无力。”

    宴廷嵩递给她一份病历,“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余薇犹豫了一下,拿过病历,推门下车。

    余薇在医院守了一夜,韩春燕到医院的时候,眼睛都是肿的,“薇薇,这事儿我还没敢告诉你爸,不如你再去求求文洲……”

    晏家报了警,他的态度已经很明显,她再去求,也不过是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可是,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余默进去。

    余薇赶回老宅,宴文洲还未出门,他见余薇进门,把领带递给她,余薇犹豫了一下,走过去接过领带,垫起脚将领带套进衣领下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窗户洒落进来,落在她有些苍白的小脸儿上。

    宴文洲顺势掐住她的腰肢,低头看她,“他去找你了?”

    宴廷嵩昨晚找她,他今早就已经知道。

    余薇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宴文洲加大手上的力道,“他说什么?”

    余薇疼得皱眉,手上动作未停,“他说他可以帮余默,但是要我帮一个人看病。”

    宴文洲脸色一沉,“你答应了?”

    余薇摇头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最好。”宴文洲冷声道,“别给自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余薇虽然跟宴廷嵩接触不多,但是圈子里关于他的八卦消息并不少。

    他跟宴文洲母亲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,他在外面有另外一个女人,那个女人身患重病。www.xunxue.me

    余薇低声道:“他给了我三天时间考虑。”

    宴文洲扣紧她的腰肢,“你在威胁我?”

    余薇仰起头看他,“你也可以当作我在求你,高抬贵手放过余默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谈条件,你还不够格!”宴文洲声音冷漠,视线扫过她眼下的青色,“他伤害的人是思雅,放不放过他,是思雅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文洲,你快去看看小雅……”

    宴文洲松开她,快步走出门,他的领带甚至还没系好。

    余薇自嘲一笑,她确实没资格,她怎么配跟他心里的白月光相提并论?

    宴文洲赶到文思雅的房间,文思雅已经换好了衣服,她笑着看他,“我妈就是大惊小怪,我已经没事了,我就是想出门转转,你陪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王舒曼在一旁担心道:“你才刚退了烧,万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,我真的已经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宴文洲脸色沉了沉,“我安排保镖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文思雅脸上的笑容僵住,“你在怪我报了警?”

    王舒曼急忙道:“文洲,是我报的警,你要怪就怪我!”

    “报警是你的权利。”宴文洲低声道,“我没有怪你,公司的事情耽误了太久,我需要回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顺路送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宴文洲没再拒绝,两个人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到了车上,李皖交给宴文洲几分文件,宴文洲开始处理,文思雅本想跟他说话,见他忙只好靠在窗边。

    手机铃声响起,宴文洲接通电话,“宴总,余家的那个案子,孟少那边来了电话,很关心……”

    宴文洲脸色一沉,“什么时候,宴余两家的事,需要一个外人来关心?”

    宴文洲切断电话,将手机扔到一旁。

    文思雅有些诧异,宴文洲向来喜怒不形于色,什么人能让他这样生气?文思雅楚楚可怜地看着他,“我是不是让你为难了?”

    余薇回老宅的那一夜,她坐在床上等了他一夜,也是那一夜让她明白,他为了余薇,根本不会报警!

    宴文洲揉了揉太阳穴,“没有,你不要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车子停在公司楼下,宴文洲下了车,“我会派保镖保护你,好好散心。”

    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,文思雅狠狠地攥紧手心,眼角的余光瞥见他落在车上的手机,眸光动了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薇洗了澡,换了身衣服,就又赶回了医院。

    韩春燕期待地看着她,“薇薇,文洲怎么说?”

    余薇向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韩春燕脚下一软,差点儿摔倒,余薇急忙扶住她,“妈,你不要担心,我会再想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想什么办法?宴文洲如果要小默坐牢,谁敢救他?”韩春燕说着又哭了起来,“那牢里是人待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余薇又安慰了她几句,让她回了家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余薇看了宴廷嵩给她的病历,一个女人的病历,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,按照病历上的情况,恐怕早就去世。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余薇刚喂余默吃过饭,就接到姚琳的电话,“薇薇,我现在在流金岁月,我刚才好像看到你妈了!”

    余薇哪里还敢耽搁,跟护工说了一声,驱车赶往流金岁月。

    姚琳在门口等她,两人一道往里走,“我看你妈脸上倒是没杀气,不过,她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来这地儿能干嘛?”

    还能干什么?八成是来这里找宴文洲。

    她刚才在来的路上给宴文洲打了个电话,他没接。

    姚琳指了指一间包厢,“我看你妈好像就进这个包厢里了,门口那是宴文洲的保镖吧?”

    余薇眸光沉了沉,径自走过去。

    保镖见到余薇并没有拦,余薇握住门把手,里面传来文思雅嘲弄的声音,“行啊,只要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,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儿子!”

    余薇气血上涌,推开门,“妈!”

    包厢里人很多,却很安静,所有人都像是看小丑一样看着门口的韩春燕。

    韩春燕一改往日的嚣张气焰,正要屈膝下跪。

    余薇冲过去,一把扶住她,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韩春燕抓住她的手,“薇薇,她说了,只要我给她下跪,她就可以放过小默!”

    “妈,她不会!”

    文思雅晃了晃手上的酒杯,气定神闲道:“她不跪,我肯定不会,跪了嘛,我还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我跪!”韩春燕说着,用力地推开余薇的手,“咕咚”一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妈!”余薇扑过去,抱住她,“你跪了她也不会放过小默!你不要再犯傻了!”

    韩春燕却要往地上磕头,“文小姐,都是我家小默的错,我替他向你磕头认错,求求你大人有大量,放过他!”

    “你磕头了吗?”文思雅笑着看她,“我怎么好像没听到?”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