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薇推着他,“你醉了。www.maoyeshu.com”

    宴文洲胡乱地扯着她的衣服,“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哪里?”

    衣服被他扯的凌乱,余薇红着脸扣住他的手,“宴文洲,你撒什么酒疯?”

    “明明心里没有我,偏偏还要装出一副对我一往情深的样子。”宴文洲目光嘲弄地看着她,“不累吗?”

    结婚三年,她所有的努力跟付出,在他眼里全都是装的吗?

    温热的手掌在她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余薇推不开,“宴文洲,我从来没有装过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装?”宴文洲就像听到了笑话一样,“你明知道我有多厌恶她!你为什么还要帮她?”

    但凡她心里考虑他一点,她都不会答应宴廷嵩!

    不等余薇回答,他又吻住她的唇瓣,他的吻霸道,又带着惩罚的意味,余薇只能被迫地承受。

    一吻结束,宴文洲冷声道:“去告诉晏廷嵩,你不能给那个女人治病!”

    早在她答应宴廷嵩的时候,就已经预料到以后在晏家的日子不会太好过,可是有什么办法?是他一步步逼她做出了这个选择。

    余薇声音平静,“他帮了余默,我不能反悔。”

    宴文洲咬咬牙,“用得着他帮?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告诉他,你治不了!”

    余薇撇开头,“做人不能言而无信。”

    宴文洲忍住掐死她的冲动,嘲讽道:“你这么蠢,当初是怎么设计我的?”

    “我没……”

    唇瓣再次被吻住,余薇再没开口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宴文洲有意惩罚她,动作不算温柔,余薇早上起床的时候,浑身酸疼。

    沈美玲的人已经等在屋外,见她出来,直接带她去了医院。www.yuhua.me

    一系列的检查下来,已经临近中午。

    沈美玲拿着检查结果,狠狠地丢在余薇脸上,“检查结果上说你从来没有妊娠过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余薇诧异地看向沈美玲,按理说她做的检查应该很难检查出她是否流产过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当初你是假怀孕!”沈美玲愤怒地看着她,“好你个余薇,你为了嫁进豪门,还真是不择手段!”

    余薇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当初她醉酒后跟宴文洲荒唐一夜,早上被韩春燕发现,韩春燕嚷嚷着要宴文洲对她负责,她自知那晚她并未被强迫,好不容易压下了要去晏家讨说法的韩春燕。

    毕竟那时,全帝都的人都知道晏家在为这位继承人选老婆。

    事后她吃了避孕药,后来月经推迟,她去医院检查。

    结果检查结果却显示她怀孕了,谁知道凑巧有媒体拍到了她进出医院,韩春燕翻出了她的检查报告单,跑到晏家大闹一场。

    宴老夫人本就对她印象不错,加上想要抱重孙,对宴文洲施压,再后来宴文洲就答应了娶她进门。

    谁知道跟他新婚的第三天,她的月事就来了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当时她去找宴文洲坦白时,男人坐在书房的椅子上,阳光从窗子倾洒进来,散落在他的身上,他整个人透着冷漠疏离。

    新婚后宴文洲一直睡在客房,那天算是他们自婚礼后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她有些忐忑地告诉他,她来了月经,怀孕的事情不过是一场乌龙。

    宴文洲的视线从文件上移到她的脸上,打量了一会儿,才幽幽开口:“所以,你打算怎么收场?”

    她整个人都是懵的,下意识地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他一定会怨恨她的欺骗,结束这段错误的婚姻,甚至会因此报复她和余家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不是这个孩子,她也不会答应嫁给宴文洲。

    可他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“如果想继续当你的宴太太,就把这件事给我吞进肚子里。”

    她后来去医院找过,对方只说了句打错了名字打发她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宴文洲搬回了主卧,半夜被他压在身下的时候,她还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除了跟他的那一夜,她从未跟异性有过亲密,整个人很僵硬。

    他没多大耐心,只是冷眼看着她,“既然你没怀孕,该尽的夫妻义务你总该尽,我娶你回来可不是当摆设。”

    虽然怀孕是乌龙,却也成为了逼迫他迈进婚姻的砝码,现在木已成舟。

    在他的角度,这场婚姻是她算计得来,对她的冷淡是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而在她的角度,如果不是余家的咄咄逼人,他至少可以娶一个他喜欢的女人,对他总是有些亏欠。

    所以这三年,她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当好一个宴太太。

    她从没想过,有一天这件事会再次被人翻出来。

    从回忆中回过神来,余薇张了张嘴,“妈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?”沈美玲打断她的话,“我现在就去余家问一问,他们教了这么多年,就教出这样一个不知道羞耻的女儿!”

    余薇急忙道:“这件事我爸妈并不知情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更要跟他们好好说一说!”沈美玲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余薇跟过去,“这件事是我一个人的错,求求你,不要去余家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知道求我了?”沈美玲回过头,水眸中带着深深的恨意,“你答应宴廷嵩给那个贱人看病的时候,你怎么不知道问问我的意见?”

    余薇被她眼中的恨意惊的后退半步。

    沈美玲冷笑了一声,“你知道,结婚多年,看着丈夫心里始终装着另外一个女人,是什么滋味儿吗?我盼了这么多年,她终于要死了,你偏偏要去救她!”

    余薇被沈美玲眼中的恨意震撼到,她想到宴文洲对文思雅的温柔呵护,她虽然会心酸,却没想过恨文思雅。

    沈美玲冷冷地看着她,“你如果想要继续当宴太太,就给我把那个女人治死!”

    余薇下意识地摇头,“我只会看病救人!”

    沈美玲似乎早就料到她的答案,她不似刚才那般情绪激动,“结婚的时候,你是假怀孕,那这三年,你为什么没能怀孕?”

    余薇不知道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沈美玲却笑了笑,“是不是文洲知道你假怀孕?”

    余薇声音艰涩,“是。”

    沈美玲慢悠悠道:“我儿子,我了解他,你用孩子骗婚,他怎么可能让你给他生孩子?”

    余薇脸色更加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更别说,他心里还有个文思雅。”

    沈美玲目光幽幽地看着她,“假怀孕的事情,文洲既然没说,我也可以当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余薇有些诧异,沈美玲会放过她?

    沈美玲自然是不会,她整理下衣服,不急不慢道:“只不过,老太太一心想要抱曾孙,你生不了,那就换个人。”

    epzww.   3366xs.   80wx.   xsxs

    yjxs   3jwx.   8pzw.   xiaohongshu

    kanshuba   hsw.   t.   biquhe.

章节目录